【安雷】塔

呜呜呜呜呜呃呃太棒了夜哥!!!!好酷呃!!!

夜发清溪:

给茶茶 @茶也 的生贺,写的是安雷的相遇!
很垃圾了
勃兰兑斯的《人生》引起的脑洞






这里有一座高塔,是进塔者必须要去攀登的。大致观测,它至多不过有一百来级,内部是中空的。倘若一个人一旦达到顶峰,就会掉下来,摔得粉身碎骨。不过,任何人都很难以从那样高度摔下来。嘘,这是每个人的命运,是注定的。



“嘿——”



酒杯与酒杯的碰撞声,人群的欢呼声等等嘈杂的声音在耳畔萦绕,回荡,迟迟不肯退去——这是在庆祝他们集体登上了第三十级台阶。从三十级台阶开始,他们算处于世界的中等偏上的水平。不趁个美丽的时间来放纵自我,以后可就没这种绝佳的机会了。



在欢闹之上,灯光未普及的那一角,一个高大的男人淡然地靠在沙发背上,百般聊赖地摇晃着手中的酒杯,轻嘬一口,神色不明。少见的紫瞳直接将他贵族的身份道出,宛如袅袅紫烟,却不如它般缥缈,虚幻,是实的,异常凌厉的,仿佛那从顽石中拔出之剑,直直扎入注视者的心脏。不过,贵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

那就不言而喻了。



“你说,他们还能活多久呢?”



他似乎是在对自己说,或是对风说。



“也没事。生或死,他们都该成为我登塔的踏脚石。”



他笑了笑,酒液在唇齿间留香,刺激着每一处的味蕾,令人情不自禁地陷入它编织的梦境里。哦,对了,前提是个普通人,他可不是。



“抱歉,先生。他们的生死掌握在他们自己的手中,并不是你的所有物。”



风来了,踏着简单的步伐来到他的面前。



“哦?被七情六欲所支配的蝼蚁也有资格伸手?”



他好奇地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家伙,玩味的火苗在眼底深处燃起,平添了几分人烟味,拉近了几分距离,不至于与这欢闹格格不入。



祖母绿的双眼让他不禁联想到雅尔穆山顶的湖泊,平静而深邃,带着单凭视觉和听觉所能感知的暖意。



不对,没有那么温暖。他皱了皱眉头,应该是亚弗拉沙漠上的那棵素有“永不倒下的逐日者”美名的巨木上最具生机的叶片的色彩。



是能挣扎很久的虫子。能否蜕变成飞鸟呢?他这样想着。人嘛,越站在世界的顶端,越难逢对手。他已经沉默够久了?



“偏激的想法是不会带来永久的利益,它只会吞噬。我,圣祈殿骑士长安迷修,向你宣战。”他抽出背后的蓝黄双剑,用其中一把的剑尖对着面前口出狂言的男人。



圣祈殿的木偶?好玩。



他猛然抬头,毫无畏惧地直对剑尖,仍由寒意在鼻尖缠绕,嘴角自信地上扬,露出得体的笑容,无不体现一个贵族该有的姿态。但仔细一看,他的眼中却毫无笑意。将杯中的酒液饮尽,用大拇指和食指提着空的酒杯,稳当地放在剑刃之上,绕过安迷修,径直离开。



“当你蜕变成飞鸟,展翅翱翔之时,再说这话也不迟,青虫骑士。”



黑暗在灯光能照耀到的地方悄然褪去,原来无法被看清的面庞清晰地显现出来——眼角微微上挑,三分轻佻七分傲慢,两颗紫髓明亮透彻,与琉璃玉石争夺光辉,高挺的鼻梁像是米开朗基罗亲手雕刻出来的,两片薄唇因说话而上翘,散发着危险的气息。



“附加一句,我叫雷狮,现在的第一。”



拥有了新的称号的安迷修不爽地挑挑眉头,轻轻向上一扬,酒杯乖乖地归回原位。双唇微启,淡淡道:“下流人在世人中升高,就有恶人到处游行。①”


①《圣经》诗篇 12:8

评论(1)
热度(34)
  1. 夜間起降夜間起降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玻璃海
  2. 茶也夜間起降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呜呜呜呜呜呃呃太棒了夜哥!!!!好酷呃!!!
© 茶也|Powered by LOFTER